歐洲期待拜登勝選 美歐重建互信還有漫漫長路

  • 時間:2020-10-20 20:24
  • 新聞引據:採訪、法新社
  • 撰稿編輯:黃啟霖
美國大選剩下2個星期,選戰不斷升溫。而根據最新民調,拜登領先的差距正在擴大,歐洲各國都期待拜登當選。(美聯社/達志影像)

美國大選剩下2個星期,選戰不斷升溫。而根據最新民調,拜登領先的差距正在擴大,歐洲各國都期待拜登當選。分析指出,這是因為川普的政策傷害了美國和歐洲之間的關係。然而,即使是拜登勝選,要恢復美歐互信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歐洲各國一面倒 期待拜登勝選

根據民調業者輿觀(YouGov)在16日到18日所進行的調查,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(Joe Biden)和爭取連任的共和黨候選人川普(Donald Trump),民意支持度分別為51%和40%,出現這場大選以來最大的差距,拜登勝選的機率正在升高。

對歐洲國家來說,這應是個好消息,同樣根據輿觀在10月8日對英國、法國、德國、西班牙、義大利、丹麥以及瑞典等7個歐洲國家所進行的民調,結果顯示,從最低義大利的58%,一直到最高丹麥的80%,全面壓倒性支持拜登勝選。

分析家指出,歐洲國家期待拜登勝選,主要是川普任內,對美國與歐盟的關係做出太多傷害的舉動。

拜登若勝選 應優先重建美歐互信

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(CNN)特派員羅伯森(Nic Robertson)指出,如果拜登當選美國總統,他最首要、也最迫切的外交政策挑戰,將是贏回美國盟友的信任。目前地球正處在二次大戰以來最混亂的時期,穩定的拜登政府有潛在的能力可以重新設定世界秩序,不過,這需要盟友幫忙,尤其是歐盟。

所以拜登若當選美國總統,必得修復川普對這個美國歷史盟友所造成的許多傷害。

華府智庫「美國企業研究所」(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)學者羅和(Dalibor Roháč)向美國財經新聞網「財經內幕」(Business Insider)表示,「從國際上來說,如果拜登主政,將是一項刻意拒絕川普遺產的努力,尤其是(川普)攻擊美國盟友、一再挖苦北大西洋公約組織(NATO)盟邦、忽視多邊體制,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和伊朗核子協議。」

其他還包括對歐盟(EU)的鋼鋁品加徵關稅,並削弱世界貿易組織(WTO)的仲裁能力等。

重回國際協議 可加快建立互信

不過,羅伯森指出,拜登如果想恢復與歐盟的關係則不能只有說法,還必須有具體行動。歐洲盟友尤其希望拜登,一旦上台後能夠迅速提出令人信服的理由,指陳「川普過去4年的執政是一個反民主的異常現象,絕不能重演。若無此種諒解,很難說服友邦,拜登總統不會違反自己達成的協議。」

拜登2019年7月在紐約的演說中表示,「邀請我的民主同道領袖,將強化民主重新放回全球議題中」,「我將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,並召開世界最大碳排放國的高峰會,糾合世界各國提高他們(在氣候變遷上)的雄心壯志,並進一步擴大我們的進展。」

拜登6月間也在德拉瓦州(Delaware)表示,他將逆轉川普要削減資助世界衛生組織(WHO)的決定;並說,世界衛生組織是唯一可信的國際衛生機構。他說,在疫情大流行期間,非常需要協調全球疫情作出回應,而美國應如同過去一般,帶頭做出此種回應。

美歐正陷貿易戰 糾結難解

更棘手的是,美國和歐盟目前正深陷貿易戰的緊張之中,川普在今年2月指出,「過去一、二十年,美國對歐洲出現巨大的赤字。他們有巨大的貿易壁壘,歐洲對美國很壞。」美國和歐洲的關係自此就一直沒有改善,泛大西洋貿易爭議不絕於耳。

世界貿易組織(World Trade Organization, WTO)13日使做出裁定,批准歐盟可對40億美元的波音飛機與其他美國進口商品課徵關稅,以反制美國對波音公司(Boeing)的補貼,這項舉動升高了歐美之間的貿易緊張情勢。

拜登陣營已清楚表明,他們將採取具體步驟,以終結川普對歐盟發動的「人為貿易戰(artificial trade war)」;同時,也要處理美歐貿易夥伴間的「失衡」。

美歐齟齬 非始自川普

事實上,早在川普執政之前,美歐之間已經存在緊張,川普只是讓問題更加惡化。羅和表示,在某種程度上,川普是美國外交政策中深層潛在趨勢的一種展現。「比方川普政府對歐洲及其安全並不太感興趣,這並非2016年才開始的,而是早在川普之前。」

羅和表示,「具體說來,這是歐巴馬主政下,美國作出的有意識決定(也就是重返亞洲的再平衡策略),要將軸心遠離歐洲和中東,並開始對東亞國家大量投資,其中許多國家都鄰近中國。」

北京則將此視為美國的圍堵策略。

因此,有分析家指出,今年不論川普或拜登勝出,華府對中國的圍堵策略可能都會繼續。

拜登的外交政策資深顧問布林肯(Tony Blinken)表示,若拜登當選,將尋求重建與歐盟的強勁關係,並與歐盟和其他盟邦合作,共同對抗中國的威脅。

民粹政府仍支持川普 

當然,並非所有歐洲國家都希望拜登勝選,川普在歐洲也結交了好友,匈牙利總理奧班(Viktor Orban)就希望川普連任,他們擁有反移民和民粹的共同立場。

與美國同樣反對北溪2號天然氣管線(Nord Stream 2)的波蘭,也因為川普裁減駐德美軍、重新調整部署而受惠,波蘭也支持川普。

這當然顯示,在全球民族主義氣焰飆升助長民粹獨裁之際,拜登如果當選也必須說服歐洲盟友,美國不會背棄支持民主的價值。

美歐關係危殆 重建互信長路漫漫

美國無黨派智庫「德國馬歇爾基金會」(German Marshall Fund,GMF)柏林辦公室副主任大衛-威爾普(Sudha David-Wilp)向法新社表示,「大西洋兩岸的關係實際上是到了必須靠生命維持器在延命的地步。」

在川普主政4年後,美國和歐盟的關係已經受損,要迅即重建雙邊互信並非易事。拜登若是當選,要恢復與歐盟的關係還有漫漫長路。

相關留言

本分類最新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