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沙高層密會 盼拜登勿因伊朗忘了盟友

  • 時間:2020-11-30 19:55
  • 新聞引據:採訪、路透社
  • 撰稿編輯:張子清
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這個月22日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薩爾曼親王舉行歷史性會晤。(合成圖/路透社/達志影像)

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(Benjamin Netanyahu)這個月22日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薩爾曼親王(Mohammed bin Salman)舉行歷史性會晤,儘管是秘密會晤,仍透露出不尋常的意義。分析指出,以、沙兩國高層的這場密會,目的是要向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(Joe Biden)發出強烈訊息,也就是兩國堅持致力遏阻共同的敵人伊朗,期待拜登上台後,在伊朗問題上務必重視中東盟友的感受。

尼坦雅胡密訪沙國 邁出建交的第一步 

尼坦雅胡22日秘密訪問沙烏地阿拉伯,與沙烏地王儲薩爾曼親王在沙國位於紅海沿岸城市「新未來」(Neom)會面,現場還有當時在沙國訪問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(Mike Pompeo)及以、沙兩國官員,雖然以色列媒體對外發布這場秘密會晤的消息,但是利雅德當局卻公開否認此事。

路透社指出,美國駐沙國官員私下確認有這起密會 。

這是以色列領導人對沙烏地的首次訪問活動,加上兩國沒有正式外交關係,並且之前曾經敵視,所以這次兩國高層領導人的會面可說是歷來罕見。

這場密會也凸顯兩國有望走向關係正常化。英國智庫「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」(Chatham House)副研究員奎利安姆(Neil Quilliam)說:「與尼坦雅胡會晤的目的,是要凸顯薩爾曼親王與他的父親(薩爾曼國王,King Salman bin Abdulaziz)相比,更願意在未達成兩國方案(two-state solution)之前,與以色列朝著關係正常化邁進。」

兩國方案指的是解決以巴衝突的政治方案之一,由巴勒斯坦人在約旦河西岸與加薩走廊(Gaza Strip)建立一個巴勒斯坦國,與以色列和平共存。

利雅德當局一直力挺同屬穆斯林的巴勒斯坦人,在以色列未正視巴勒斯坦建國權利之前,不會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。

因此,即使尼坦雅胡與薩爾曼親王這次舉行秘密會晤,路透社引述沙烏地消息人士與駐利雅德一名外國外交官指出,只要薩爾曼國王在世,以色列與沙烏地似乎不太可能建交。

拉近以阿關係 形成聯盟孤立伊朗 

這場密會除了凸顯以色列與沙烏地拉近關係之外,分析指出,尼坦雅胡與薩爾曼親王的會晤,更重要的目的是要告訴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,華府在中東地區的主要盟友團結一致,對抗共同敵人伊朗,華府必須正視盟友的感受。

對於尼坦雅胡為何訪問利雅德,以色列內閣部長哈內格比(Tzachi Hanegbi)告訴以國軍方電台說:「一切都是伊朗、伊朗、伊朗。」他並且表示:「成立一個孤立伊朗的同盟軸心,極度重要。」

在美國現任總統川普(Donald Trump)任內,尼坦雅胡與薩爾曼親王都獲得華府的強烈支持,川普不僅在2018年退出伊朗核子協議,並恢復對伊朗的制裁措施,對德黑蘭當局施加強大壓力,深獲以色列和沙烏地及其盟國的歡迎。

不過,川普在11月3日的美國總統大選敗給民主黨挑戰者、前副總統拜登。拜登將於明年1月20日入主白宮。

沙國示意拜登 應正視盟友感受

此外,在川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沙烏地的重要盟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(UAE)於今年8月和以色列達成被稱為「亞伯拉罕協定(Abraham Accord)」的和平協議,隨後,巴林和蘇丹也相繼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。在此之前,埃及與約旦已與以色列建交,因此以色列與沙烏地增進關係,有助於形成一個共同遏阻伊朗擴張的聯盟。

不過,以色列與沙烏地擔心拜登在明年走馬上任後,可能會採取跟美國前總統歐巴馬(Barack Obama)在位時期,對伊朗的懷柔政策。

歐巴馬在位期間,無視中東傳統盟國的感受,與世界強國共同促成伊朗核子協議,加上歐巴馬對2011年的「阿拉伯之春」(The Arab Spring),選擇支持埃及和突尼斯的民主運動,造成當時華府與沙烏地及波斯灣盟國之間升高外交齟齬。

拜登在競選期間已表示,若是德黑蘭願意恢復遵守嚴格的伊朗核子協議規範,那麼他主政下的美國政府將重新加入伊朗核子協議,並將與盟友共同強化這項協議的條款。

因此以色列與沙烏地加強聯繫,不僅凸顯兩國對伊朗問題的關切,也似乎期盼拜登政府未來在中東地區進行戰略調整時,不要納入伊朗。

拜登上仼 是否重返老路影響深遠

在中東地區,以色列與伊朗是世仇,伊斯蘭遜尼派的沙烏地跟什葉派的伊朗也是宿敵。沙烏地與伊朗互爭中東霸主地位,兩國在葉門、敘利亞、黎巴嫩及波斯灣地區爭奪影響力。

以色列則是對伊朗進行「影子戰爭」(shadow war),針對敘利亞境內、德黑蘭支持的黎巴嫩什葉派真主黨(Hezbollah)民兵陣地,或是伊朗革命衛隊在敘利亞的駐紮營地,以及伊朗部隊在敘利亞運送武器時,對這些目標發動攻擊。

以色列與沙烏地是美國的傳統盟友,但是歐巴馬在位期間卻疏離沙烏地,改善與伊朗關係,導致美、沙關係生變,甚至連歐巴馬2016年出訪利雅德時,沙烏地國王都未到機場接機。

拜登曾是歐巴馬8年總統任內的副手,拜登上任後對伊朗的態度,攸關中東局勢的演變,尼坦雅胡與薩爾曼親王的密會,向拜登傳遞重要一個訊息,不要過份重視伊朗問題而忽略中東盟友的感受。

相關留言

本分類最新更多